<cite id="f3plv"><video id="f3plv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f3plv"></var>
<var id="f3plv"></var><var id="f3plv"><i id="f3plv"></i></var><menuitem id="f3plv"><dl id="f3plv"><listing id="f3plv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f3plv"></menuitem>
<var id="f3plv"><video id="f3plv"><listing id="f3plv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f3plv"><video id="f3plv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f3plv"></var>
<cite id="f3plv"></cite>
<var id="f3plv"></var>

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  >  美文美圖  > 正文

一個人和一個時代

作者: 耿 立 來源: 牡丹晚報 發表時間: 2021-04-15 09:29

耿 立 編著

我們從魯迅先生的描寫里,可以想見清末民國間私塾的一些基本面目。但謝孔賓是湊學,屬于二等公民,學生看不起,經常受白眼,他不比魯迅。魯迅雖然不覺得這樣讀書是什么天下最好的事,但他作為一個官宦子弟,降生于富貴人家,吃喝不愁,穿戴不愁,自小有爺爺父親的那種書香氛圍,還有博學的親戚指點,能夠衣食無虞地讀書,并且還有年節的壓歲錢買自己喜歡的書來讀,這和謝孔賓相比,何止云泥,一個天上一個地下,這就是命運。

謝孔賓的父親雖是農民,但當過兵,吃過官糧,比一般農民還是有些見識。比如,他會講臨近的劉邦在芒碭山斬蛇,朱溫沒發達時,也是住姥娘家;講單縣城里大戶人家的牌坊,那牌坊的工價就是,鑿下一兩石頭,付一兩白銀,所以工匠是使出渾身的本事,最后才巧奪天工,才惟妙惟肖。

謝孔賓從私塾回來,父親就讓他給父母背書,這對父親來說是一種滿足。

有時晚上,父親問:“今天學了什么?我聽聽……”

謝孔賓就說:“趙錢孫李,周吳鄭王,馮陳褚衛,蔣沈韓楊……”

那是《百家姓》,父親就問:“我們姓什么?”

謝孔賓說:“我們姓謝,戚謝鄒喻,柏水竇章。我們排在34位?!?/p>

《百家姓》是押韻合轍的,背起來朗朗上口,很好聽,有時謝孔賓背得興奮,就光著屁股站在床上背。那聲音很大,母親就說“別把屋蓋給掀了?!北г估锸歉吲d。

于是,謝孔賓背誦的聲音也越高。有時父親說再換一個別的。

“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習相遠,茍不教,性乃遷。教之道,貴以專?!?/p>

背誦《三字經》,謝孔賓就想到在私塾,有的同學被老師喊到前面背誦,把“教之道,貴以?!北痴b成“狗不叫,砸一磚”,被老師用戒尺打得手面如青蛙高歌時凸起的泡泡,于是回到家就給大人模仿。

父親也學著謝孔賓說“狗不叫,砸一磚”。

到了春天,謝孔賓回到家就會給父母背誦《論語》: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風乎舞雩,詠而歸。

他當時朦朦朧朧覺得這個畫面很美,暮春三月,穿上春天的衣服,約上五六人,帶上六七個童子,在沂水邊沐浴,在高坡上吹風,一路唱著歌而回。

謝孔賓覺得這樣的老師,才是好老師。

在私塾里,都是搖頭晃腦地瞎念,老師是不講的,也不會領著學生去下河游泳,學生只知道背誦,這些文章的意思是什么,只有靠自己慢慢悟。但春天真的是很奇特,在詩里,謝孔賓知道了:春眠不覺曉,處處聞啼鳥,夜來風雨聲,花落知多少。

他喜歡“兩個黃鸝鳴翠柳,一行白鷺上青天?!边@樣的鄉村風景,就像寫他們的村子,這樣的畫面和造型,早早印在他的腦海。

如果說私塾是謝孔賓的文字文化啟蒙,而母親則是他的藝術啟蒙。雖然母親目不識丁,但母親對剪紙卻無師自通,成為鄉間的剪紙藝術家。在謝孔賓尚未識字的時候,母親就會剪喜慶的“金玉滿堂”“長命富貴”等篆字。那些字她只要看字樣剪一次就諳熟于心,不再看字樣就能剪得出來,而且內行里手也挑不出毛病。

謝孔賓覺得母親的剪紙藝術和在私塾里的書法相同,特別是書法的黑白藝術,筆畫的粗細變化,筆畫連環縈帶以及篆字的勻靜安詳都使他神往,只覺得白紙上的墨線離合分割,奇離變幻美妙無窮,什么意,什么境,什么味都有,總是在母親剪紙中發現了“力量”——母親用剪刀刻畫世界的力量,母親營造現實中這個窮苦家庭的力量,早早地形成了謝孔賓的審美意識。

入私塾一年,到了8歲那年的舊歷年,其實謝孔賓才上私塾半年,自己就開始給家里寫春聯。雖屬濡墨涂鴉,不過上半年學就會寫春聯在村子里已覺得新奇了,老師夸獎,鄰居稱贊,小小名聲,鵲然而起。

但謝孔賓在私塾上學,心情是壓抑的,他9歲就讀完了《三字經》《百家姓》《論語》《孟子》《中庸》《大學》《詩經》,但是對于那些《論語》《孟子》《大學》《中庸》四書,老師是不講解的,只是讀一遍。按照后來謝孔賓的說法,就是鴨子聽打雷,這正如小和尚念經。謝孔賓后來常講小和尚的故事。

小和尚:師父,我不喜歡念經。

老和尚:不念經還算什么和尚!

小和尚:念經的就是和尚嗎?

老和尚:不是。但是和尚必須念經。

小和尚:不念經就不是和尚了嗎?

老和尚:當然,你沒聽說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嗎?不做分內的事,就失去了自己的身份。

小和尚:可是念經真是沒意思,嘟嘟囔囔地說些自己都不知道意思的話。

老和尚:現在不懂,將來會懂——各行各業不都是這樣嗎?

小和尚:還有哪個行業要念經?

老和尚:沒聽說嗎,“家家有本難念的經”,不過是不同行業念不同的經罷了——當官的要早朝,做買賣的要趕早市,學生要早讀……連公雞還要半夜打鳴兒呢!

小和尚:……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識,亦復如是……師父,我覺得和尚不如公雞,公雞打鳴兒以后還可以睡覺,我念經以后還得干別的事。

老和尚:心不靜,念也是白念。

小和尚:當和尚要是不用念經,就是最好的了。

老和尚:唱戲練嗓門兒,做生意練吆喝,討飯還得練哭窮,什么不想借著文化來給自己加持呢?不把自己該做的事練精熟就是沒有文化,沒有文化人家就瞧不起。

責任編輯: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
妇欲欢公爽婷婷_漂亮人妻当面被朋友玩弄_日本学生和老师www色_动漫av专区_俄罗斯胖妇人bbw毛片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